火狐截图_2018-03-17T06-29-58.063Z.png

# 书籍介绍:

未来,迫于环境恶化和人口压力,地球政府决定派出远征队伍,选取25岁以下的人类成员向未来移民。旅行队伍进行了多次停留,但每一次的地球环境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,最后一次航程,“大使”把时间定在未来11000年。在这未来的这个时代,地球基本恢复了原始生态,人类开始了新文明的起点。

这本书是我一个好友送的,她让我选一本书我就选了这本。花了一个多星期认认真真的看完了这本书,完全被作者的脑洞之大所折服,围观的尽头是宏观、用太阳来进行演奏、恐龙数万年后重返地球这些完完全全是我之前不敢想也想不到的。之前看过作者的《三体》,他的写作风格还是相当冷酷且离经叛道,《朝闻道》里,为了真理,不惜抛妻弃子也一去不回头的科学家。《山》里,为了自己永远要攀登更高山峰的欲望,生死考验之际放开绳索让恋人同伴殒命的登山者。

看完这本书我最喜欢的是《思想者》,下面是其中一个片段

在他们上方,星空依旧。
“‘他’在想什么?”她突然问。
“现在吗?”
“在这三十四年里。”
“源于太阳的那次闪烁可能只是一次原始的神经元冲动,这种冲动每时每刻都在发生,大部分像蚊子在水塘中点起的微小涟漪,转瞬即逝,只有传遍全宇宙的冲动才能成为一次完整的感受。
“我们耗尽了一生时光,只看到‘他’的一次甚至自己都感觉不到的瞬间冲动?”她迷茫地说,仿佛仍在梦中。
“耗尽整个人类文明的寿命,可能也看不到‘他’的一次完整的感觉。”
“人生苦短啊。”
“是啊,人生苦短……”
“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独者。”她突然没头没尾地说。
“什么?”他不解地看着她。
“呵,我是说‘他’之外全是虚无,‘他’就是一切,还在想,也许还做梦,梦见什么呢……”
“我们还是别试图做哲学家吧!”他一挥手像赶走什么似的说。
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从靠着的断墙上直起身说:“按照现代宇宙学的宇宙暴胀理论,在膨胀的宇宙中,从某一点发出的光线永远也不可能传遍宇宙。”
“这就是说,‘他’永远也不可能有一次完整的感觉。”
她两眼平视着无限远方,沉默许久,突然问道:“我们有吗?”
她的这个问题令他陷入对往昔的追忆,这时,思云山的丛林中传来了第一声鸟鸣,东方的天际出现了一线晨光。
“我有过。”他很自信地回答。是的,他有过,那是三十四年前,在这个山峰上的一个宁静的月夜,一个月光中羽毛般轻盈的身影,一双仰望星空的少女的眼睛……他的大脑中发生了一次闪烁,并很快传遍了他的整个心灵宇宙,在以后的岁月中,这闪烁一直没有消失。这个过程更加宏伟壮丽,大脑中所包含的那个宇宙,要比这个星光灿烂的已膨胀了150亿年的外部宇宙更为宏大,外部宇宙虽然广阔,毕竟已被证明是有限的,而思想无限。
东方的天空越来越亮,群星开始隐没,思云山露出了剪影般的轮廓,在它高高的主峰上,在那被蔓藤覆盖的天文台废墟中,这两个年近六十的人期待地望着东方,等待着那个光辉灿烂的脑细胞升出地平线。

标签: 读书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