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学好久了还没更过一篇关于学校的文章
这学期换了宿舍换了舍友,舍友都是学霸
鸭梨山大
每天早晨八点上课,我早上七点一十的闹钟
睁眼一看三四个舍友已经不见,都早起学习去了
不能说他们太勤奋,只是我太懒了吧

转眼已经大三,回想起大一刚入学因加入了社团而喜悦发的博文(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有备份,有时间我一定把它找回来)
不禁感叹光阴似箭,大学真的已经不是象牙塔了

如今就业?考研两个选择摆在我的面前
我知道不管哪个选择都将对我今后的人生产生重大影响
因此我踌躇不定,不知道我的路在哪里
鲁迅说

世上本没有路

可是我不能走没有路的路
种种因素都限制了我去走一条从来没有过的路

人,总是念旧的
大学已经过半,慢慢的开始喜欢上这个曾经不满意的学校了
今年校园重新装修了一番,新校园充满了活力与朝气
又或是零零后给校园带来了活力与朝气
总之一切都是好的

IMG_20180825_170308.jpg
IMG_20180903_112107.jpg
IMG_20180914_164203-EFFECTS.jpg

在打了4天吊瓶牙疼没有缓解的情况下
今天我去医院看了牙科
牙髓炎,八级疼痛
我都不知道这四五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
给牙齿钻了孔,塞了药棉,没打麻药
暂时不是多么疼了
过几天还要去换药,补牙
暑假时间不够了,要去学校接着看医生
希望一切都会越来越好
Every will be ok!

如果某脚本要运行30分钟,可以在Crontab里把脚本间隔设为至少一小时来避免冲突。而比较糟的情况是可能该脚本在执行周期内没有完成,接着第 二个脚本又开始运行了。如何确保只有一个脚本实例运行呢?一个好用的方法是利用lockf(FreeBSD 8.1下为lockf,CentOS 5.5下为flock),在脚本执行前先检测能否获取某个文件锁,以防止脚本运行冲突。

>> flock
Usage:
 flock [options] <file>|<directory> <command> [<argument>...]
 flock [options] <file>|<directory> -c <command>
 flock [options] <file descriptor number>

Manage file locks from shell scripts.

Options:
 -s, --shared             get a shared lock
 -x, --exclusive          get an exclusive lock (default)
 -u, --unlock             remove a lock
 -n, --nonblock           fail rather than wait
 -w, --timeout <secs>     wait for a limited amount of time
 -E, --conflict-exit-code <number>  exit code after conflict or timeout
 -o, --close              close file descriptor before running command
 -c, --command <command>  run a single command string through the shell
 -F, --no-fork            execute command without forking
     --verbose            increase verbosity

 -h, --help     display this help and exit
 -V, --version  output version information and exit

For more details see flock(1).

举个例子执行如下脚本:

每天23:30的时候执行一个脚本,但是执行前必须要获得排他文件锁,否则无法执行命令

30 23 * * * flock -xn /tmp/test.lock -c '/usr/local/php test.php'